思源网络文学>修真仙侠>罂粟 > 3“不许弄脏我。”/隔着裤子腿交
    房间里的空气在逐渐平稳的呼吸当中安静下来,温以安趴在楼淮景的身上,酸软的腰肢怠惰地塌着,被不属于自己的宽大手掌包着,细细地按抚摩挲。因长期握笔而生出的薄茧擦过皮肤,带起一阵阵扩散涟漪般的酥热麻痒。

    温以安的双眼微微眯起,还有些发烫的面颊贴在楼淮景的颈窝,猫咪似的蹭了蹭,从唇齿间探出的舌尖扫过他颈侧脆弱的动脉,留下暧昧湿热的触感:“老公好棒、好乖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延迟了太久才被给出的回答,叫楼淮景的心跳一下子失了序,刚刚才勉力压下的欲望一口气蹿升,烧得他的胸口和下腹生疼。

    然而,某只已经吃饱喝足的猫咪,却已然结束了用餐,撑着他的胸口支起了身体——

    那根遵从了指令,此刻依旧昂扬勃胀的肉棒“啵”的一声,被从湿红软烂的雌穴内拔了出来,正随着惯性不住地摇晃着,整个儿都透出一种憋胀过度的红。上面虬结缠绕的经络勃凸得厉害,裹着淫水一突、一突地跳动着,张扬着那无处宣泄的浓烈欲望,更显出一份狰狞可怖来。

    温以安忍不住低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轻轻地搭上了那根被逼水淋得湿亮的肉具,沿着凸起的经络自下而上地抚过,指腹压着顶端的小孔缓缓地磨。

    “多谢款待。”温以安这么说着,俯下身在那满是自己味道的鸡巴上落下一吻,而后毫无留恋地起身下床,丢下某个胳膊和脖颈都暴起青筋的男人,自顾自地跨过地上丢了一地的衣物,走进了浴室里。

    被调到了恰当温度的热水很快从头顶冲刷而下,将外头许久才响起的低缓舒气声阻隔在外,温以安伸手拿过架子上属于自己的那瓶沐浴露挤出,慢条斯理地开始清洗起自己的身体来。